籾山阿亚

(ง •̀_•́)ง

被屏蔽了再转一次x

The Second Second:

阿亚有一种奇特的叫我放纵自己的魅力。

——

【2018.03.22/22-31·文图】

“请问马尔福先生如何分辨波特先生有没有喝醉?”

德拉科坦然自若:“倒他酒。”

“……?好吧……那请问这样的辨认方法有什么便宜?”

哈利冷笑一声:“很容易挨打。”

——

哈利已经很醉了,酒水润湿他的头发时,他并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还要么,波特?”

听到自己的姓,哈利茫然地抬起头,酒水微凉唤着他的唇舌,他不自觉地张开嘴、伸出舌,去捕捉。

德拉科倒得太快了,酒水溢满口腔,来不及被咽下就和着呛咳而出,顺着唇角下巴外泄,蜿蜒到颈项,四散溃逃。透彻冰凉的酒水沿着哈利的胸膛起伏流下,润湿衣衫。水痕曲折,带出灼烧的热度,德拉科的唇舌游走在哈利身上,叫他难耐挣扎却又无力索取。

哈利真的醉了。因为酒,因为德拉科,或者单纯因为这个夜晚倒映在酒瓶的光辉。他倔强地不肯发出一点声音,但是酒液仿佛透过毛孔钻进他的血管,叫他晕醉迷眩。

“喜欢这瓶酒?”德拉科的声音落到耳朵里,搅得哈利的大脑更加混沌,“如果喜欢,明天可以带一瓶走。”他凑上哈利的嘴唇,准备品尝里面的新酿,“还是说,你想带点别的……比如我?”

喜欢这瓶酒,还是喜欢这个人? 想带一瓶酒走,还是带马尔福走?

哈利有些糊涂,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决定。他吻上尽在咫尺的德拉科的嘴唇,决定酒是他的,人也是他的。这样的举动当然将满足感填满了德拉科的心脏,并且激发了他心中从未沉寂的恶趣味种子。德拉科如他多年梦境中一般熟练地脱下哈利的裤子,再将身体微直,叫勾着自己脖子的人不得不贴合着自己。接着,仅仅是顺从这一刻想看到的景象,已经倒空了的酒瓶贴近哈利的臀部。手指充分将目标扩张后,细长的瓶口缓慢开凿一片柔软。

“等、什么……”醒人的凉叫哈利昏沉中警觉,他推搡着德拉科的肩膀想要脱离这种奇怪的境况,却被德拉科按着沉浸在一个吻里。

冰凉越发深入了,触及深处却激起一层一层浪般的热。哈利呜咽着呻吟起来,狭小的椅子叫他没有更多的余地,只能紧紧攀着乱来的人,被酒精迷醉的大脑无法推拒德拉科趁人之危的举动。

“喜欢酒瓶,还是喜欢我?”恼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了,哈利喘息着摇了摇头,咬着德拉科的肩膀不肯开口。德拉科便替他做了决定,在临界点,已经温热的酒瓶被弃之于地,真正的肉与肉的触碰将被刺激已久的人和忍耐已久的人都送上巅峰。

“还想喝一点么?”德拉科低哑地说。

“不……”哈利含糊地说,欢愉后的疲倦涌上,这就是他在这个夜晚留下的最后一个词了。


籾山阿亚:

如何分辨波特有没有喝醉

召唤@The Second Second 

评论
热度 ( 994 )

© 籾山阿亚 | Powered by LOFTER